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女性职场 >

27%职场女性倾向做全职妈妈被辛酸、焦虑和刻板
【女性职场】 发布时间:08-19

  原标题:27%职场女性倾向做全职妈妈,被辛酸、焦虑和刻板印象困扰的全职太太

  5月11日中午,母亲节的前一天,我到北京顺义福尼亚剧院参加“国际女主人节”。这场面对国际社区妈妈们的活动主题为“全职妈妈再出发”,重头戏是两场“轻戏剧”表演,都是由全职妈妈们自编自导自演的。来到这里,我有两个好奇。一是基于一个事实: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数据,近些年,尽管中国女性受教育比例不断上升,但中国女性的就业率却从2000年的68.2%下滑至2017年的58.9%,这意味着有更多女性最终回到了家庭。在全面二胎的政策背景下,这一数字还可能继续下滑。智联招聘发布的《2017职场妈妈生存状况报告》显示,21.7%的职场女性有做全职妈妈的未来规划。第二个好奇基于我眼前的这个全职妈妈群体的特殊性。顺义后沙峪一带是北京著名的别墅区,这里聚集的是中国最富裕的全职妈妈群体,套用剧本里的一句台词:“我还以为你们是中国最幸福的女人呢。”她们也会有普通全职母亲的辛酸和焦虑吗?

  戏剧开演前,准备了一中午的全职妈妈们决定快速解决一顿午饭。Inès拒绝了伙伴们让她吃一块三明治的建议。“我出门前只敢啃两只我妈煮的鸡爪,这三明治下肚,还怎么在台上演小蛮腰?”

  Inès在戏里演一个叫赵小梅的角色。赵小梅曾经梦想当畅销书作家,她数十年如一日保持着小蛮腰。和身在职场的闺蜜一起逛街买衣服,人家买五套,上班一天换一套,她想着自己做全职妈妈全年无休,跟着买了七套。可是回到家,鞋还没脱就后悔了:“我啥场合穿?难不成穿着香奈儿去买菜?”她去银行办卡,在“职业”一栏谦虚地填了“家庭主妇”。柜台小姐笑了,用笔重重地划了去,改成“无业”,让她在旁边签字确认,承认她犯了错。“我们是中国最精神分裂的女人,”赵小梅有这么一句经典台词,“一面佯装幸福,一面绝望。”Inès和剧本里的赵小梅一样快人快语,台词一从她嘴里爽脆地抛出来,台下就笑作一团。

  几个月前,“国际女主人节”的主办人Vida找到陶太,希望她执笔写一个剧本。陶太已经做了9年的全职妈妈,正在筹划重新回到职场。初稿写得很快。“那些台词百分之七八十是我跟我的朋友们生活中的原话。”剧本里,全职妈妈们正在经历一场深刻的迷茫:“觉得前途一片漆黑,不知道自己是谁,要去干吗,要到哪儿去。”那正是陶太几年前“特别刻骨铭心”的状态。

  陶太是在大女儿4岁那年回家的。父母年岁渐大,已经无法承担看护孩子的工作。陶太那时在一家媒体做编辑,为了两全工作和孩子,常常只能牺牲自己的睡眠,深夜里“点灯熬油式地熬”。有一次,她觉得自己再也熬不下去了。“女儿犯了哮喘。凌晨4点半,我开车去医院挂号,随身带着笔记本电脑和小马扎。我就坐在排号队伍里,敲着字编着稿子,别人往前挪一点,我也往前挪一点。”终于排到窗口,当天的号正好挂完。陶太当场嚎啕大哭。抹完眼泪,第一件事是把稿子编完,赶紧发走。

  陶太原本以为辞职回家只是一段过渡期,没想到这一口气就“歇了9年”。说是“歇”,其实不然。全职妈妈是一个厨娘加保姆、司机加陪练、教师加秘书的混合岗位,而且是7天24小时工作,没有周末,没有假期,看不到头。两年前《爱乐之城》上映的时候,陶太想去看场电影,死活抽不出两个小时。那时,大女儿已经进入青春期,特别敏感。小女儿2岁,刚进入幼儿反叛期,已会大声说“不要不要”,一言不合,马上躺倒在地上。这个淘气的孩子一个月里创下了看医生的纪录:一次是她悄悄翻出了姐姐的手工材料袋,鼻子里塞进去一颗小珠子,陶太惊魂未定,两天后又发现她磕伤了门牙;接着小人儿大哭大闹,肚子痛、发烧、上吐下泻,不得不去看儿科急诊。陶太通常早上5点多醒来,有时夜里12点还没有坐下来喘口气,孩子生病的时候,更是只能整宿抱着孩子坐着。“累还在其次,最难受的是,我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,鲜有坐下来一个人发会儿呆的工夫。”

  某个周一,面对周末热闹过后乱糟糟的家,陶太又疲乏又沮丧,觉得自己撑不下去了。“我需要一个人的假期,哪怕是以小时计。”她鼓起勇气要求先生早点回来,让她去看那场《爱乐之城》。大银幕上,男主角问道:“Do you have a dream(你有梦想吗)?”黑暗中捧着爆米花,吃着哈根达斯犒劳自己的陶太觉得每一个词都敲进了自己心里。